这么多年

2018-01-08 11:18

进入安徽职业技术学院读书, 戴文芳贷了款。我不怕贷款, 我相信毕业后出来, 肯定很快能还上。 正当戴文芳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 2013年 9月,46 岁的父亲在工地上突然吐血, 经检查诊断为肺癌。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 让整个家庭又笼罩在不安的阴影中。一家人带着父亲前往上海检查,被告知父亲体内癌细胞已经出现了转移, 不建议做手术。父亲回到了老家, 做了十几次化疗。家里的负担更重了。

戴文芳打电话对父亲说想退学, 但被父亲骂了一顿。戴文芳擦干眼泪, 开始一边读书一边拼命兼职。冬天的周末, 室友还在暖和的被窝里睡觉, 她却在五点半的时候就起床, 坐两个小时公交, 到偏远的工厂打工, 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回来。两天的兼职能赚一百多块, 可以管我一个星期的吃喝。

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 放弃自己在大城市的前程, 毅然决然地回到乡村老家, 陪在父母身边, 照顾他们; 一个应该是在校园里汲取知识的少年, 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 选择辍学, 外出打工, 挣钱养家。他们为父母坚持着, 再苦再累, 他们也无怨无悔。

一家人又聚在了一起, 有时也会翻看以前的照片, 回忆当年的无忧无虑的生活。我才发现, 这么多年, 我们才拍过一张全家福。那是妈妈生病时, 医生说她没有多少时间, 我们一家一起拍的。 戴文芳回忆说, 父母没有拍过婚纱照, 父亲知道母亲一直有这个心愿, 于是带着一家人到了照相馆,妈妈当时一路上都在问我们到底去哪, 直到到了地方, 她才笑了, 很开心, 说妆化得都不认识自己了。

然而, 两年后, 母亲去接受第二次复查时, 发现癌细胞转移了, 因为位置特殊, 不能做手术, 只能继续吃药。连续吃了三年, 都是进口的化疗药, 家里也开始欠债。但妈妈的药一直没缺过, 因为爸爸拼命工作, 我知道他很累。

大二暑假, 戴文芳又去了上海, 找了个月饼厂, 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工作中, 一直都是站着, 有一个月, 下班都到了凌晨一点, 回去洗澡还要排队, 两点多才睡觉,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又起来。 整个暑假, 戴文芳双脚双手一直肿着, 睡觉时都疼得没地方放。熬完了这两个月, 戴文芳带着六千多元工资, 回到了合肥,大三上学期的生活费, 有着落了。戴文芳说, 整个大学期间, 她只用了父亲第一次给她的一千多元,爸爸让我没钱就打电话, 我一次也没打过。今年, 戴文芳毕业了, 父亲劝她到省外去找机会发展自己, 她自己也想出去闯闯。但想到父母的病,我还是留在了合肥, 找了份金融领域的工作。 但是,这两个月来, 父亲的病情越来越重, 逐渐到了卧床不起的程度, 戴文芳于是辞去合肥工作, 回到了老家, 专心照顾父母。不想离开他们, 就想守在他们身边。

戴家姐弟俩出生于安庆市太湖县晋阳村的一个普通家庭, 父亲是一名工人, 做的是砸钢筋的活, 母亲则在家操持家务。2009 年, 在戴文芳中考前, 母亲被查出患上了结肠癌, 先是化疗, 然后做手术。中考结束后, 戴文芳前往医院看妈妈,她一头乌黑的头发, 掉得所剩无几, 人也瘦弱不堪。

靠着每月两百元的生活费拮据地读完三年高中, 戴文芳认为是为这个家庭出力的时候了。高三暑假, 她跟同学就前往无锡打工, 但却一起被骗。不仅没赚到钱, 反而把带去的钱也花光了, 戴文芳伤心地大哭了一场。

在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的母亲, 想看看真正的长江。于是, 戴文芳和父亲推着轮椅带着她, 走了很久来到江边。那天晚霞很美, 映照着江水, 妈妈说 好喜欢。我就说,你好好的, 以后我在这里买房子,把你接过来。 她的眼泪马上涌了出来, 叹息着说,我怕等不到。

如果您也被这对姐弟的坚持而打动, 愿意伸出援手来帮帮这个正承受着苦痛折磨的家庭, 欢迎拨打本报热线962000。您的点滴爱心, 对他们来说将是莫大的鼓励。 ( 来源: 安徽网)

回家后, 戴文芳把寄居在大伯家的弟弟接回家,当时她 15岁, 弟弟才 8岁, 两人就一起生活。我家是老式瓦房, 刮风下雨时, 屋子里很黑, 还会停电, 树叶把瓦片吹得沙沙响, 老实说我自己都很怕。 于是, 每当做饭的时候, 戴文芳会端个小板凳, 让弟弟坐在旁边陪她说话,这样我就不会太害怕。 除了做饭、 种地, 戴文芳还要照料好家里的十几只鸡,对妈妈来说, 那几块菜园和十几只鸡, 都是她的宝贝。

现在, 这个家庭已经从亲戚那借了很多钱, 欠下了一二十万的债,但我和弟弟不想放弃, 看着爸爸在床上忍受剧痛, 我们不想妈妈以后也这样。 姐弟俩想带妈妈到大医院去看病, 但已经没有经济条件支撑。

大一暑假, 戴文芳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 只身去上海, 在一家电子厂做了两个月, 挣了将近四千块钱,这些钱管着我大二一年的生活费。

在医院里住了半年后, 母亲回家了, 开始口服化疗药, 每个月七盒, 要几千块, 而且不能报销。靠这个药, 母亲的病情一直很稳定, 家里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看到父母的情况, 戴文龙决定不再上高中, 而是跟着亲戚到浙江去做学徒, 学做裁缝。初三的时候,他就想出去打工, 来补贴家用。妈妈再三劝阻, 现在还是劝不住, 他还是出去了。 戴文芳说, 前几天, 弟弟也专门请假从浙江回家, 照顾父亲几天,才几个月不见, 我发现他成熟了许多。